首页 > 房产家居 > 房产动态 > 正文

上饶治疗近视眼的手术,上饶治疗近视眼的手术会有后遗症吗,上饶治疗近视眼的好方法

上饶治疗近视眼的手术,

20170209040638694

原标题:《收获》60周年纪念刊莫言为自己新小说题字

莫言为《收获》杂志题写的自己作品系列的名字。

南都讯 记者黄茜发自北京 南都记者获悉,2017年第5期《收获》60周年纪念刊即将于9月15日与读者见面。该期《收获》阵容强大,收录黄永玉、冯骥才、陈东东、唐诺、张悦然、葛亮、徐衎等老中青三代实力作者的精彩文字,更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著名作家莫言的三个最新短篇加持。

据悉,莫言在高密故乡写完这三个总题为“故乡人事”的短篇系列后,就将稿子发给了《收获》主编程永新。小说仍以高密东北乡为背景,三短篇分别以《地主的眼神》、《斗士》和《左镰》为题,总约2万字。

程永新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这三篇小说看,“莫言依然是莫言”。依循《收获》旧例,莫言还特意为刊物题写了“故乡人事”四个字的书法。

60周年之际,本期《收获》重刊历年目录和巴金先生于1987年撰写的《〈收获〉创刊三十年》长文,纪念之外,也显示出一本文学刊物不为潮流所动的初心,以及在时间中沉淀出来的分量。

专访《收获》主编程永新

南都:莫言歇笔五年,第一次发表小说就给了《收获》,能讲讲《收获》与莫言的渊源吗?

程永新:莫言在《收获》发表了好多作品,有十几篇(部)。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,我跟我们的老主编李小林去北京。那时候莫言刚刚写了《透明的红萝卜》,我们觉得这个作家很有才华,想去找他。他在解放军艺术学院上学。他来到宾馆,叫我们“李编辑”、“程编辑”,这个叫法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
他跟我们的老主编、巴金的女儿李小林关系很好。他经常会一下子寄好几个小说给我们,让我们挑选。他发表在《收获》的《师傅越来越幽默》后来张艺谋拿去改成了电影《有话好好说》。最重要的还是长篇小说《蛙》。莫言最擅长的通感的艺术手法,在《蛙》这部长篇里发挥得淋漓尽致。这部小说获得了茅盾文学奖。

南都:《收获》创刊60周年,正巧莫言来新作,编辑部对此有什么反应?

程永新:我们都很高兴。但因为时间比较紧,我们有些手忙脚乱。《收获》过去的传统,小说题目是要用书法的。本来今年开始不用了。老莫提出来,“是否需要写毛笔字?需要的话我给你写。”为了把他的毛笔字传给我,我们两个人加了微信。我才知道他现在也用微信了。

为了把莫言的稿子排出来,有几天非常紧张。美编看完小说后非常喜欢,一气画了三幅。现在每个短篇都有插图,这在《收获》历史上也是史无前例的。我们短篇本来是不配插图的。

南都:有莫言新短篇加持,第五期《收获》会加印吗?

程永新:这一期《收获》是六十周年纪念特刊。我们增加了好几个印张。我们把六十年的目录和大事记全部登在了这一期上,又重新发表了巴金先生在《收获》三十年写的一篇文章。现在又有了莫言这个大礼。这期《收获》非常有分量,但我们还是15元。本来就要多印的,有了老莫以后更要加印。

南都:你个人认为莫言的这三篇小说会在批评界引起什么反响?

程永新:这倒不一定。因为现在这个时代,大家都有个人的看法。我认为小说写得真不错,莫言毕竟还是莫言。人物非常鲜活、生动,他那种故乡的气息、人物的精神气息,文脉非常贯通。他对人性的探寻,也相当深刻。

作者:黄茜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编辑:张晓云
相关阅读
0